濟南代辦執照_濟南公司注冊_濟南注冊公司_山東奧東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
首頁 公司概況 新聞資訊 政策法規 財稅知識 創業信息 招賢納士 聯系我們

奧東財稅·助您成功

  • 行業快訊
  • >
  • 濟南代辦執照_濟南公司注冊_濟南注冊公司_山東奧東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

原標題:被污染抹去的村莊

2015年10月09日  本站原創 返回列表

擁有600多年歷史的紹興三江村,正在成為一座巨大的廢墟。不管是嶄新的洋房,還是上了年紀的老屋,一座座都被夷為平地。

  伴隨著推土機轟鳴的,是5000多名村民的大遷徙。

  “我們在外面租了房子,活了這么多年,還是第一次租房子住。”在工程車不停駛過的村口,幾名80多歲的阿婆正在等公交車。她們手里拿著生活用品,要轉乘兩趟公交車,才能到達出租房。

  她們,還在搬家的途中,就已經開始懷念故鄉。

  幾乎每個村民都滿懷感傷。二十幾代人的鄉愁和回憶,讓他們一度落淚。但是,沒辦法,這片被污染的土地已不再適宜居住。

  戚繼光為抗倭而建的古村

  如今是一個巨大的拆遷工地

  紹興袍江開發區斗門鎮三江村,因錢塘江、錢清江和曹娥江三江匯流而得名。

  一段殘存的古城墻,是這個典型江南古村落身份的象征。它的歷史可追溯到明朝洪武年間,是戚繼光為抗倭而建,曾是一座重要的軍事要塞。

  “要是你晚幾個月來啊,可能就看不到三江村了。” 站在城墻外,一個中年男人嘆息著說。

  放眼望去,整個村子已是一個巨大的工地。

  和文物販子一起趕來的還有拆遷隊,他們經過招投標后陸續進駐村莊,一住就是幾個月。“我這隊有十幾個人,吃住都在村里。”一名姓李的拆遷隊負責人告訴錢江晚報記者。

  在他住的民房門口,堆著數十個石墩,以及堆成山丘似的鋼筋、幾十只老式的金屬浴缸。這些都是拆遷隊的“戰利品”。

  “多少能賣點錢吧。”老李說。

  被工廠包圍的村莊:

  污染徹底改變了它的命運

  幾乎在三江村搬遷的同時,村子所在的袍江經濟開發區也迎來了十五周年慶典。

  2000年8月,紹興袍江工業園成立,位于斗門鎮的三江村被納入規劃。很快,各類工業企業蜂擁而入,到2010年時,入駐工業園區的各類企業已多達3800余家。

  十五年過去,袍江工業園升格為國家級經濟開發區,與之相應的是,一個個村莊不斷被一座座工廠包圍并污染。

  去年,紹興市環保局對袍江的“環保評估”是:袍江的污染物排放總量占紹興全市70%左右,單位國土面積排放強度列全市第一,是全市平均水平的7倍以上。

  站在三江村的古城墻旁,就能看到一個個的大煙囪。“有印染廠、化工廠、制藥廠、垃圾焚燒廠……”村民老金扳著指頭數,村子周邊的工廠有20多家,還有些紡織廠就在村里。

  在地圖上,他隨手一指就能劃出三江村所處的工廠“包圍圈”:北面是濱海工業園區,集中著大量印染廠,南面是一些紡織廠,東面和西面有多家上規模的醫藥化工企業。

  老金家祖祖輩輩都住在三江村,近年來隨著周邊工廠增多,他明顯感覺到,天不藍了,空氣質量在變差,經常能聞到臭氣。

  被污染的,還有水。一名蔬菜種植戶帶著錢江晚報記者,來到村口的一條不時泛著油污的河,他在附近種了一片蔬菜,賣到紹興市區的農貿市場。土生土長的他見證了河水由清變濁的全過程。“小時候我們都在河里游泳、捉魚。現在呢,摸上來的螺螄都不敢吃。”

  籠罩在村民頭上更大的陰影是,這些年,村里已有數十人因癌癥而死亡。

  被迫的搬離

  村莊600年來最大的一次遷徙

  最近這幾年,經過治理,當地政府關停了一批污染企業。但是,臭氣污水并不能完全回復往日的樣子。

  這么大的一個村莊,它的未來如何?怎么樣擺脫污染?為了健康,村民們要求拆遷的呼聲越來越高。

  2014年,三江村終于被列入拆遷計劃,根據計劃,按照從南到北的順序,村子劃分成6個區域,按區域簽約,按區域拆遷,拆遷面積達30余萬平方米,涉及全村5000多人。

  斗門鎮政府有關負責人介紹,村民可自主選擇3種方案:按確權面積安置房安置、貨幣化安置、自選商品房安置。安置房位于袍江一號地塊,離得不算太遠。“從已簽約的情況來看,約有一半村民選擇安置房安置。”

  動遷5個月過去了,這個古老的村莊已經拆掉了一半。

  被推倒的樓房廢墟旁,偶爾有幾條流浪狗走過。在散落的磚頭堆里,一籃打碎的碗盤還透著曾經的生活氣息。

  一座三層樓房,屋頂已經拆掉,大門上還貼著大紅“喜”字和“百頭偕老”。可見,主人是趕在搬遷前辦了喜事。另一幢房子,一名長者也趕著辦了自己的70歲壽宴。

  村子剩下來的那一半,在很多房屋的門上,貼滿了搬家廣告和房產中介的廣告。

  趁著陽光好,正在搬遷的村民們紛紛把被子、毯子和衣服全掛上了陽臺。走之前曬一曬。然后,打包,搬上電動三輪車。“嘟嘟,嘟嘟”,一溜煙駛出那座蒼老的城門。

  故土難離

  那些割不斷的鄉愁啊

  村口馬路邊,73歲的鄭克昌和老伴張愛月在等公交,準備回出租房。房子在開發區里的一個小區,雖然已經住了好幾個月,但老兩口仍然十分不習慣,有空就跑回村子來,找還留在這里的熟人聊天。

  雖然要花上半個多小時,轉兩趟公交,腿腳不便的二老仍然樂此不疲。

  “住在小區里,人不熟,不像村里熱鬧,總感覺冷清。”張愛月說。

  鄭克昌在村里開了大半輩子小店,他家的房子是4月底拆的。“等反應過來(怎么回事),屋頂都拆沒了。”老鄭說,當初造這幢房子,“一家老小多少辛苦,錢都是一分半分地攢起來的。”

  鄭克昌在院子里養了43年的蜜蜂,搬家后,蜜蜂送到了親戚家。“可以在小區里養啊!”旁邊有人大聲建議。“以后肯定養不成的。”張愛月反問,“小區里能養嗎?要是蜇了人,那還了得。”

  隔了一條馬路,張愛月的兒子家在9月底開拆。老兩口用自己的指標,給兒子一家換了套130多平方米的小區安置房。

  前幾天,村里有個老太去世。“能死在這里啊,也是福氣,不然活受罪。”一些老人議論說。

  相比起老人,年輕人似乎更樂意搬到外面去。

      “我們老了,總是希望下一代生活得更好。” 張愛月說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這個消逝中的江南村落表情是復雜的,有年輕人們的歡喜,也有老人們的不舍;有家園被污染的無奈和痛惜,也有對新生活的迷茫和向往。


  記者 史春波



开釆金矿赚钱吗 捕鸟达人无限金币版 篮球吧 证券投资分析师 贵州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捕鱼大富翁红包版 b k 大庆麻将52麻将微信群 大乐胆拖投注价格表 网上什么游戏赚钱 群英会今日预测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